您當前的位置 :社會民生>正文

守望青山綠水 構筑生態屏障

2019-05-13 10:51|來源: 濟源網-濟源晨報|責任編輯: 劉永芳

梅花鹿(資料圖)

南山林場工作人員檢查放置在野外的紅外相機

通身棕黃色的皮毛上遍布著鮮明的白色梅花斑點,矯健而有力的身軀不時在山林中跳躍,渴時低頭飲上兩口山泉水,餓時抬頭嚼上兩片嬌嫩的樹葉,乏時尋一樹葉密布的地方小憩一會。這,就是梅花鹿的日常。

2018年5月4日,36只國家一級保護動物梅花鹿落戶南山林場,自此在我市安家,這也是我省首次開展對人工飼養的36只梅花鹿進行野外馴化活動。自落戶我市以來,梅花鹿已經迎來了不少新成員,梅花鹿種群也在不斷擴大。如今,一年過去了,這一寶貴的“林間精靈”在我市過得怎么樣呢?2019年5月10日,濟源晨報記者在南山林場高級工程師賈長榮的帶領下,深入位于南山林場的河南省野生動物野外馴化基地,沿著梅花鹿生活的足跡與糞便,進行了一場為期5小時的大追蹤。

想與梅花鹿親密接觸可不簡單

除了要有運氣,還得有身好“本領”

在沒有到河南省野生動物野外馴化基地時,很難想像這些“林間精靈”就生活在離市區僅20公里左右的“城市后花園”——南山林場。

還沒有進入林區,賈長榮就告訴濟源晨報記者:“林子里的荊棘可不少,走進去要小心點,別受傷了。”雖然做了充分的準備,但當濟源晨報記者與賈長榮一行走進林區,還是吃了一驚。

“老賈,確定咱就走這里?”“沒錯,這條路能直接通到梅花鹿飲水的地方,發現梅花鹿的幾率可大了。”賈長榮所指的路,與傳統意義上的路可不太一樣,或者說根本不能稱之為路。只見林區灌木叢里有一條經過人們長年累月行走所形成的路,地上是一層又一層枯草敗葉,兩旁是長勢雜亂無章的各種灌木,值得注意的是,這條路狹窄到僅能允許一人側身通行。

在賈長榮的帶領下,濟源晨報記者懷著忐忑又期待的心情,踏入這片陌生的林區。

當天陽光充足,氣溫也不低,可林區溫度并不高,甚至能感受到吹在臉上的微風還有絲絲涼意。“喳喳喳——”突然西邊傳來了陣陣鳥鳴聲,濟源晨報記者趕忙轉頭,定睛一看,原來是數只喜鵲正落在地面覓食,“老賈,咱這兒的喜鵲個頭兒明顯比城里的大一圈,你看那肥碩的肚子。”

都說看到喜鵲象征喜事臨頭,剛走進林區,就能看到喜鵲,這可是個好兆頭。

俗話說,“寧走十里平,不走一里山”,在林區里走不到半個小時,濟源晨報記者就對這句話有了更深刻的理解。由于行走的路沒有專門修整過,每走一步都得需要把擋在前方的荊棘、枯枝樹條撥到一邊,沒一會兒,濟源晨報記者就發現左腳腳踝處有癢癢的感覺。低頭一看,腳踝處被野生薔薇枝干劃了3道血痕,除了野生薔薇,林區里還有刺槐、荊條等“攔路虎”,真是防不勝防。

發現梅花鹿留下的腳印與糞便

沿著這些蛛絲馬跡,終于一睹真容

“快看,這里發現了梅花鹿的糞便,數量還不少呢。”濟源晨報記者趕忙跟上賈長榮的腳步,發現這次發現的梅花鹿糞在一撮灌木叢旁邊,看上去似乎與羊羔糞便沒有明顯差別。

賈長榮一行先是蹲下身子拿起卷尺對這次發現的糞便進行記錄,隨后從一旁拿起一段枯枝將梅花鹿糞便捻開,“你仔細看,這糞便中還有不少喬木、灌草的殘渣,這可是梅花鹿最喜歡吃的。”濟源晨報記者看到,梅花鹿的糞便呈不規則圓形顆粒狀,大概有百余粒。

很顯然,剛剛發現的梅花鹿糞便讓大伙兒很振奮,說明有梅花鹿固定生活在這片區域。這時,賈長榮低聲說道:“手機調成靜音,說話聲音低一些,梅花鹿機靈得很,別驚擾了它們。”

當日上午11時許,濟源晨報記者與賈長榮一行走到了林區的水溝附近,兩旁除了各類雜草灌木,還有一片片竹林。此時,走在最前方的賈長榮突然停下了腳步,“大家別動,那邊的林子里好像有兩只梅花鹿在休息。”濟源晨報記者向賈長榮指的方向望去,發現果真有兩只梅花鹿。趴在地上休息的梅花鹿和地上的落葉顏色較為接近,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。

這兩只梅花鹿或許是跑累了,便尋了這塊有樹蔭的地方乘涼休息。濟源晨報記者與賈長榮將掛在胸前的相機抬起,對準兩只梅花鹿開始拍攝。“咔嚓 咔嚓”陣陣快門聲出現在靜謐的林區。聽到有不屬于山林的聲音出現,休息中的梅花鹿很是警覺,立刻站起身,迅速奔跑著離開了這里。濟源晨報記者與賈長榮一行趕忙追了上去,不過由于林區植物茂密,不到10秒鐘,這兩只梅花鹿已不見蹤影。

“哎,真可惜,沒抓拍到梅花鹿休息的身影。平時用相機還不覺得快門聲大,這次都是快門聲壞了事兒。”賈長榮拿起手中的相機,一邊查看剛剛拍到的照片,一邊向濟源晨報記者說,“這也算是開門紅了,接下來下到溝里,到水源處再找找。”

有了這次經驗,大家更加小心,可以說每一步都是輕抬輕放。

上午12時許,大家經過“跋山涉水”終于到達水源處。在這里,梅花鹿日常生活留下的印記明顯增多。濟源晨報記者走上前,發現腳印還真不少,有些明顯較大,有些略小。“你看這岸邊的坑洼處,全是梅花鹿的腳印。”賈長榮指著水源邊上的灘涂說道,“大腳印應該是公鹿的,小腳印應該是母鹿或幼鹿的。”

也許是之前發現的兩只梅花鹿給種群報了信,大家沿著水源處走了足足一圈,也沒有發現梅花鹿的身影。

5個小時的尋找,大家雖然沒有拍到完整的梅花鹿照片,但見到了梅花鹿“真身”,也算是不虛此行。

生活環境從“草窩窩”變成了“金窩窩”

一年里已有8只“鹿二代”出生

“這36只梅花鹿大多是省野生動物救護中心在2003年左右救護的梅花鹿的后代,之前在鄭州生活,受環境影響,對純野外環境可能不太適應。”賈長榮介紹,去年5月份,為了能讓梅花鹿充分適應新環境,專門為它們劃撥了面積達200畝的新家,并定期投放干草等飼料。

剛開始,這群梅花鹿面對陌生的環境還有些“羞澀”,基本上不單獨行動,面對為其精心準備的干草也抱著懷疑態度。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,梅花鹿逐漸放開了戒備心,適應了新環境。

200畝的新家說小不小,說大也不大。由于每只梅花鹿的野外生存范圍至少需要60畝山林面積,這群梅花鹿熟悉新家后,很快就開始分家。“這36只梅花鹿中,有19只雄性,17只雌性。梅花鹿種群中,只有強壯的雄性才有交配權。”賈長榮介紹,這群梅花鹿很快就分成了數個小種群。

為了能讓梅花鹿在林間自由生活,南山林場又為它們開辟了2000余畝的新家。新家環境可以說非常優異,森林覆蓋率有97.8%,喬木、灌木等植被充足,環境清幽,人為活動少,非常適合梅花鹿生存。

梅花鹿在為它們定做的“金窩窩”里自由自在地生活,或許從另一個側面可以看出。2018年6月,分布在林區內的紅外相機拍攝到了數只梅花鹿幼崽照片,這意味著梅花鹿已經完全適應了我市的環境。

“梅花鹿的妊娠期約240天,產崽基本在5月至6月初。這群梅花鹿來我市前,已經有部分雌鹿‘身懷六甲’。”賈長榮介紹,經過為期一年的監測,目前可以確定的是,這群梅花鹿已經育出8只幼崽,并且毛色紅潤,個個膘肥體壯。

“驚鹿游兔在我傍,獨唱鄉歌對僮仆”

人與動物和諧相處,比鄰而居

歷史上,野生梅花鹿曾廣泛分布于我國各地,如今只有東北長白山、大興安嶺、浙江臨安、江西彭澤、四川諾爾蓋和甘肅迭部等地有少量分布。據不完全統計,目前全國野生梅花鹿只有不到2000只,想要讓一個瀕危物種種群逐漸恢復“元氣”,將馴養的物種種群野化放歸是必不可少的工作,而我市野生動物野外馴化基地就承擔著這個重任。

據國家相關規定,只要野生梅花鹿固定在某個地方野生繁殖三代,那么國家就會認定該地有梅花鹿種群。“這些‘鹿二代’會在2至3年產下第三代梅花鹿,這樣我省將增加一種野生動物。”賈長榮興奮地說。

俗話說,天時地利人和。“咱基地布置有數百個紅外相機,這一年中,沒有發生一起破壞性事件。”賈長榮對濟源晨報記者說,南山林場內有南山省級森林公園,經過這些年的發展,已經成為了濟源市民的后花園。

“前來游玩的市民雖然多,但是護林員在日常巡林中發現,開車的市民每當路過基地時,都會刻意放慢車速,自覺不鳴笛;在森林步道散步健身的市民,也會自覺帶走產生的垃圾。”賈長榮介紹,僅去年,就發生了數起市民發現受傷的野生動物后,主動聯系護林員對其進行救助的事情。

南山屬太行山脈,是植物的寶庫、動物的天堂。植物種類有1500余種,曾發現國家一級保護動物林麝,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紅隼、紅腹錦雞等珍貴動物。

唐朝詩人張籍做過這樣一句詩“驚鹿游兔在我傍,獨唱鄉歌對僮仆”,正是因為我市生態環境越來越美,越來越多的野生動物正與我們比鄰而居。(盧光 濟源晨報記者 王峰)

(原標題:落戶我市一年的36只梅花鹿已經有了8只崽 守望青山綠水 構筑生態屏障 人與自然和諧發展 生態文明建設取得成效)

推薦閱讀

投稿 搜索 回頂部